当前位置:主页 > Y梦生活 >空姐下飞机,与宅男一起踏上「创业」的伟大航道:专访Fando >
空姐下飞机,与宅男一起踏上「创业」的伟大航道:专访Fando
上传时间:2020-07-28点击:182次

「要从女性创业来谈啊?可是我觉得创业这件事情,男生女生没差耶!」廖若君(Layra)大喇喇地说着,要不是因为她细緻的脸庞,我几乎要忘了她曾经是个飞上天的美丽空姐。

2012年成立的Fandora,是知名的国内艺术设计者社群网站,集结了插画家、摄影师、艺术人、创作者等群体,透过此平台分享自己的创作,网友则可透过点击作品页面上的爱心,对作者表达支持并与之互动。

2013年又诞生了Fandora Shop贩售这些图像创作者的授权设计商品,结合社群媒体与电子商务,创造「逆购物」流程,以Print on Demand(接单后才製造)的商业模式减轻库存压力。目前Fandora  Shop 里共有超越1700位的合作设计师,突破4万件创作商品,更有300个以上的插画粉丝页,俨然已成为艺术设计圈里无人不知晓的响亮招牌。

逆势突围金融海啸  冲破 22K魔咒

打造Fandora平台的5位共同创办人中,Layra是唯一的女生,成大工业设计出身的她,在学生时期就已萌芽了创业的念头,曾和同学多次挑战校园内的创新大赛,拿下不少奖项;比赛过程的甘苦,让她对创业产生极大兴趣。只是,当Layra拿到毕业证书的那年,全球正遭逢金融海啸的重创,面临就业市场萎缩的困境,Layra反而更深刻釐清创业前自己该先完成的準备事项。

环顾了当年大环境下毕业生薪水22K的窘境,Layra先选择在校内担任专案助理,同时间不断思考自己适合从事些什幺。很快地,Layra发现纯粹的设计师无法满足她在职场经验上的追求,「我想学得更多,除了研发设计之外,产品上市前后该要遭遇到的,我都想了解。」

Layra展现出来的积极,让业界知名的薄膜印刷企业,破格录用资历尚浅的她担任产品经理和业务,负责产品开发、製造、传销及通路,Layra因而开始了对平面图像设计产品的掌握。然而,Layra创业前最让人惊豔的背景,还是她曾担任两年半空姐的资历。

空姐下飞机,与宅男一起踏上「创业」的伟大航道:专访Fando

空姐下飞机   才是梦想起飞的开始

喜欢旅行和探险的Layra ,在学生时期就有多次独自当背包客的经验,因而让她萌生了趁年轻时多用双眼和双脚亲自去了解这世界的想法。

于是在工作一年半后,Layra毅然地先暂时放下手中的专业,投入了空姐的行列,从日头烘暖的南台湾拔地而起,跟着不同的航班游历各国;Layra因空姐之职在香港居住两年半的时光内,走过了五大洲、二十几个国家、及近百个城市。只是Layra最后依旧选择离开这人人羡煞的岗位,投入看不见明天的创业之路。空姐,是大多数女孩子梦寐以求的职业,很多人都无法理解Layra的决定。

「空姐这份工作,一开始就被我设定为阶段性目标,达成所望后,我就可以毫无遗憾地走入下一阶段的创业旅程。」就这样,Layra 放弃了多金前男友 (空姐),奔向李大仁(创业)的真爱。

半路出家的创业插班生! 与宅男一起打造潘朵拉的盒子

虽然从学生时代起就一往情深地想要创业,但Layra严格算起来只能是个创业的插班生。

在求学时期认识的同窗好友苏晏良(XP)和陈俊頴(Adrian),则是毕业后就进入创业加速器(AppWorks )里,开始经历一长串鬼打墙的Pivot(又译为「轴转」,意指新创公司为了做出更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,不断调整组织策略的过程)。而当Layra任空姐时,其实已陆续参与了他们不断Pivot 的经过,最终,Layra离开空姐的行业,决定全心加入创业团队。

Layra回想起刚开始创业的日子:「刚回台湾时,说实话对于创业的方向与执行懂得太少,在能力不足的情况下就直接上火线,一开始被分派作Marketing,对网路行销操作完全不熟悉,加上团队里大家压力都大,一出错就被骂很惨,真的非常非常Suffer。只不过……」讲到此处,一脸苦瓜样的Layra突然正色起来:「创业的过程本来很多事就是边做边学,接受自己『不足』的事实,就能坦然学习成长。」

「会来走创业这条路的人,骨子里不是疯子就是傻子;可能我也是个疯傻的人吧,创业让我觉得非常的开心。对大部份的群众来说,创业圈以外的环境,是所谓的『舒适圈』,但对我来说,创业的环境虽然艰苦,但这才是属于我的『舒适圈』。」

「很能苦中作乐。」这是其他团队对Fandora的印象:这个团队里每个人拥有共同的信念,会吵架、彼此揶揄、一起解决问题,跟漫画「海贼王」的主角们一样,但每个人都是鲁夫,拥有一颗孩子的心,面对困境始终能保持着乐观积极的心态迎击。只是呢,在Fandora还没有成型之前,这个团队前前后后Pivot 了不下 20 几次,还没当上海贼王,却已先拿下AppWorks 加速器里头的「轴转王」头衔。

难道当时都没有人想要放弃吗?没有,五个创办人从来没有过这个想法。

「『放弃』 是什幺?可以吃吗?」

「在创业的过程里,没有哪一项最困难,因为Everything is difficult,想通了这一点,就不会冒出『放弃』的念头。」Layra 说道。

Fandora的诞生历经几番波折,初期团队决定先仿效国外网站的电商模式,进口国外设计产品回台贩卖,但由进口外国商品需要庞大的现金週转,同时得担负库存压力,经营过程着实让团队喘不过气来,情况却在与插画家克里斯多合作而出现了转机。

原本只是无心插柳帮克里斯多製作插画作品的明信片套组,却出乎意料地热卖,销售量远远超越当时其他国外代理进来的设计品,因而让Fandora注意到了台湾的插画产品市场。在Fandora的五位创办人中,Layra是唯一有工作经验的人,因此Fandora初期洽谈厂商合作与设计师的协调沟通,Layra的职场经验帮上不少忙,也谈下不少具有销售实力的插画作品。

只是,转而主攻插画作品的Fandora,也并非从此一帆风顺,由于经验不足的关係,曾发生商品大断货,造成一整个月几乎完全没有营收的窘境。「断货的商品是我们七成的营收获利来源,一群人快要喝西北风!」这个教训让整个团队学到预估库存的重要性,开始注意淡旺季的叫货量,并认真学习怎幺评量商品成长率来因应备货。

空姐下飞机,与宅男一起踏上「创业」的伟大航道:专访Fando

Fandora是假文创?「小确幸无法活口,发展文创长期产值才是正道」

虽然Layra和其他几位共同创办人,都将Fandora定位为社群电子商务平台,但由于贩卖的是设计商品,因此外界时常将其捧为「文创星势力」。问起Layra怎幺看之前沸沸扬扬的「『假文创』文化园区」议题?Layra表示:

虽然这幺说,Layra对于文创园区出租给某些明显与文化搭不上边的业者,还是直言「很奇怪」,但,「文创该是可以靠它吃饭的喔,小确幸养不活大家,有办法把文化价值创造出来,转而成为长期的产值,才能对整体的文创环境有帮助。Fandora也是以这样的模式在经营,让在地的图像创作品转化成不同形式的商品,扩张作品的价值和市场,让艺术创作者持续有动能不断创作。」

需要「选择」的事   就不是「一定要」的事

那幺,身为女性这件事,对Layra 在创业的过程中有造成什幺不一样的影响吗?Layra 直率地表示「完全没有」,她可以理解女生在选择是否要创业时,会有异于男生的考量,可能有不一样的社会价值观枷锁,但是「你的过去不等于你的未来,别人的观点无法决定你的人生。如果这件事情是需要你透过 『选择』 来决定的,那就表示这并非你『一定要』做的事。因此,我不是『选择』创业,对我来说,创业是『一定要』的事情。」

「没有人能为自己的人生负责,只有自己会成为自己前进的障碍」,想起了熬过的种种难关打击的历程,Layra如今期许「Fandora Shop」要成为世界级的「插画商品百货」。

受访完毕,这位退役的前空姐又急忙忙地赶回办公室,望着她脚下的矮跟鞋忙碌地踩在柏油上铿铿作响,前进的步伐坚定又踏实,突然间,有种幸福感涌上心头,眼前那条被挖得坑坑洞洞的马路、此起彼落的喇叭声,挥汗奔走的人群,似乎都变得有点可爱了起来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