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A生活人 >空姐2年前车祸亡‧司机一句“回国不识路"‧母不甘心女儿赔命 >
空姐2年前车祸亡‧司机一句“回国不识路"‧母不甘心女儿赔命
上传时间:2020-07-28点击:815次
空姐2年前车祸亡‧司机一句“回国不识路"‧母不甘心女儿赔命(槟城29日讯)27岁空姐吴雪韵两年前遇车祸身亡后,母亲城宝珠一直无法释怀,她不解为何只因“在国外待太久"的肇祸司机“回国后不识路",女儿就要赔上性命。最近案件开审,城宝珠上庭供证时,终于通过照片看到女儿发生意外后头破血流,整张脸布满伤痕的模样。她看完后立刻泣不成声,因为她发现女儿去世时,眼睛是睁开的。凌晨,吴雪韵驱车回家,途经敦林苍祐大道时,一辆逆向行驶的车子迎面而来,两车相撞后,吴雪韵再也回不了家。每月为保险索赔案到法庭54岁的城宝珠说,如果女儿发生意外的地点不是设备完善的高速公路,而是缺乏照明设备和指示牌的小路,她只能认了,但女儿是在高速公路上遇车祸送命,她真的很不甘心。吴雪韵逝世快两年,但有很多事项仍未处理完,包括公积金和意外保险索赔。过去一年多来,城宝珠几乎每月都为了女儿的意外保险索赔案上法庭报到,如今索赔案已告一段落,但针对肇祸司机的刑事案才刚开始审理。两年前城宝珠在太平间看到女儿的遗体时,工作人员已为女儿清洗脸上的污迹并阖上双眼,直到今年11月法庭开始审理此案,她才看见女儿发生意外后的模样,得知女儿原来是睁着眼睛离开人间。她形容,当年为女儿更衣时,她看见女儿脚部歪曲,看似骨折,全身上下有很多缝了线的伤口,腰际以下有多片瘀青。“看到这一幕,我心都碎了,不断想像事发那一刻,雪韵到底承受了多大的痛楚。她流了这幺多血,断气那一刻一定还很痛。"她知道女儿很喜欢空姐这份工作,因此为女儿换上空姐制服入殓。死忌临近女儿身影不断涌现两年来,每当女儿的死忌临近,城宝珠就开始没来由地感到头痛,女儿的身影、举手投足、言语表情不时在她的脑海中闪现,思念之情不断啃噬着她,但她和丈夫从未在梦中遇到女儿,倒是媳妇在49天内梦见女儿两次。梦中的女儿打扮得很漂亮,挥着手和媳妇说再见。城宝珠脸带遗憾地诉说此事,却又立刻帮女儿解释:“她知道我胆小,最怕这些(幽灵)。"空姐制服留作纪念城宝珠和丈夫育有一子一女,儿子已在吉隆坡成家立业。女儿去世后,城宝珠把女儿的许多衣服捐给慈善团体,一些则留作纪念,包括一套全新的马航空姐制服,女儿的房间也原封不动。想念女儿时,城宝珠就到女儿的房间翻看相簿,摸摸女儿的衣服、鞋子、包包,或到女儿的面子书观看照片,想像女儿工作时的情景。她把其中一张照片放大沖洗出来,放在女儿的床边柜上,旁边放着两封红包,那是两年来她在农曆新年包给女儿的红包。婆婆未知噩耗城宝珠感叹,女儿是为了陪婆婆动脚部手术才返回槟城,岂料婆婆还未进行手术,女儿就已魂断公路。“当时女儿叫我请假一天,带我到皇后湾广场吃日本料理,然后我们一起去医院探望婆婆,回到家已是晚上9时许。过后她说要去找朋友,就出门了。"凌晨1时许,她醒来后发现女儿还未回家,虽然想拨电询问女儿,却怕打扰女儿和朋友聚会,只好作罢。清晨3时许,城宝珠在睡梦中被姐姐的电话吵醒,接获女儿已去世的噩耗。她立刻叫醒丈夫,两人骑摩多赶往医院,途中一度迷路,让他们更加慌乱。返槟城陪婆婆动手术两人认尸后,决定不让刚动完手术的婆婆知道女儿离世的消息。过后去探望婆婆时,他们装出一副没事的样子,谎称女儿因工作被调往外国。吴雪韵逝世至今近两年,吴家依然不敢把真相告诉婆婆,只说雪韵在很远的地方,越洋电话费很贵,所以不能和婆婆通电话。婆婆虽已八十多岁,却依然眼明心细,每到农曆新年就问“为甚幺姑姑没有包红包给阿雪?"“阿雪甚幺时候回来?"大家只好想尽办法瞒混过去。朋友眼中开心果城宝珠披露,为女儿举行丧礼时,女儿的许多朋友都有出席,包括来自吉隆坡、香港、中国和澳洲的同事。她从大家口中听到女儿的另一面,原来女儿是大家眼中的开心果,有一双善于倾听的耳朵和一颗细腻的心。虽然吴雪韵已逝世近两年,但朋友依然没忘记她,今年11月的生忌时,朋友都她的面子书留言,问她“在上面过得好吗?"看着这些留言,城宝珠一方面替女儿开心,因为有这幺多思念她的朋友,一方面又为女儿感到伤心,因为这幺受朋友欢迎的人,竟无法继续留在大家身边。靠半工读学习吴家并不富裕,城宝珠在工厂工作,丈夫是电工承包商,两人当年供儿子唸大专后,就没能力再供吴雪韵升学。吴雪韵虽曾埋怨父母只疼哥哥,心里却很清楚家里的经济状况,因此靠半工读方式继续学习。她先到国泰航空公司应徵,担任地勤人员,过后转到马航上班,再转当空姐。在外地工作期间,她一有假期就回乡探望家人,出国工作时总不忘买鞋子及戒指等手信给家人。城宝珠说:“雪韵转到马航当空姐后,一直说要带我们全家人去台湾旅行,可是当时她嫂嫂怀孕、哥哥新居入伙,行程一直没法定下来,没想到后来她就离开我们了。"心痛女儿已没机会进修城宝珠说,女儿本想再工作几年,然后辞职进修。有一次她在法庭上听到肇祸司机的父母告诉律师孩子还想继续唸书,她立刻觉得心痛如绞,眼眶马上泛红。“我的女儿只比对方年长4岁,她本来有无限前途。我们辛苦拉拔她长大,却发生这种事,有时候我会想,是不是我做错了甚幺。"她不要求对方赔命,只希望还女儿一个公道。“不论法庭判决如何,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。以后等我终老后,就可以去她身边陪她了。"据了解,肇祸司机是留澳学生,当时趁着假期回槟城度假。‧报道:曾晓然‧2012.11.29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猜你喜欢